<form id="xfhdt"><span id="xfhdt"><th id="xfhdt"></th></span></form>
      <form id="xfhdt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xfhdt"><form id="xfhdt"><nobr id="xfhdt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fhdt"><form id="xfhdt"><nobr id="xfhdt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fhdt"><nobr id="xfhdt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fhdt"><nobr id="xfhdt"><meter id="xfhdt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页 >> 新聞資訊 >>白云傳記 >> 唐老道其人其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详细内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老道其人其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2971518162906787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值“文革”,母親在泌陽縣國營中草藥培植場打零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面熱鬧得很,今天批判這個,明天打倒那個,高音喇叭震天響,大字報滿街貼,浩浩蕩蕩,轟轟烈烈。藥場里平平淡淡,是鬧市里的靜土。藥場職工和農民沒有區別,犁地,育苗、播種、澆水、施肥,種下一片草木,收獲一片藥材。藥場在泌陽河南岸,母親時常帶我去玩,我還沒有上學,沒出過門,怕見生人。孩童的到來為枯燥而繁重的勞動增添了樂趣,歇息間隙,他們總愛拿我逗樂,把我綁在樹蔭下,動彈不得,急得滿頭大汗,他們得意洋洋地坐在旁邊嗬嗬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位老者從地那頭草房里走過來,須發雪白,面色紅潤,步履穩健,到了面前,彎腰解開荊條,撫摸被捆紅的手脖,責怪幾個惡作劇的年輕人,說你們這些毛頭小伙子呀,一天不生事就急得慌。幾個年輕人朝白胡子老漢說,唐老道,那片地里木瓜熟了,你去看看收成吧。叫作唐老道的白胡子老漢并不理會,緩緩坐下來,慈祥的目光在我臉上掃來掃去。我緊張極了,不敢抬頭,死死盯著眼前忙碌的螞蟻,看它們爬行,看他們碰頭。唐老道的裝束奇怪,容貌奇怪,說話也奇怪,我年齡雖小,但能覺察到。他撫摸著我的頭,問叫什么名字幾歲了,我不敢吭聲,頭勾得更低了。他自言自語地又問幾句,忽然問道,你家有狗嗎?提到狗,頓時來了興趣,狗是好伙伴,行影不離,可惜沒有帶來,關在屋里不定急成什么樣子呢,我勇敢地抬起頭,勇敢地說,黑狗死了,還有個白狗。轟,所有人笑起來。唐老道臉上掛著瞇瞇的和善的笑,我更緊張了,重復說,真的,黑狗死了,還有個白狗。年輕人笑得更響亮了,唐老道臉上的笑容也厚實了,白胡須隨著微風顫顫抖動,重重地說,你家里有哥嗎?我立刻意識到聽錯了,面紅耳赤,拔腿向母親勞作的那塊地跑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母親說唐老道已經一百多歲了,我不相信,走路那么有勁,說話那么有力,不可能有一百多歲,頂多和姥爺差不多。去藥場玩的次數多了,才知道他是了不起的人,但究竟怎樣了不起,卻不明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那以后,我以為那個白胡子老漢就叫唐老道,許多年以后,才知道那是百姓給他起的綽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池遠,一八六九年(清同治八年)出生于安徽省潁上縣三唐村,兄妹九人,他居長,九人中有三個凍餓而夭折。他的家鄉坐落在淮河與潁河匯合處,是一片富饒的土地,但唐家祖祖輩輩沒有一分土地,只能打零工,扛長工,累死累活也裹不著一家人的嘴巴。母親生下他三天,就下地干活了;他還沒學會走路,弟弟又出生了,父親下地干活時把他帶在身邊,放在地頭,歇工時才能抱著他親熱一會。五歲,其他孩子還在娘面前撒嬌,他已經揚起小鞭為地主放牛羊,為家庭減輕負擔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次放羊的路上,他餓綠了眼,踉踉蹌蹌,搖搖晃晃,忍不住溜到地里摘兩個又大又面的甜瓜,吃了一個,另一個舍不得吃,風風火火拿回去讓娘分享。誰知,不但沒有得到夸獎,還重重地挨了巴掌,讓他把甜瓜送回去。娘鄭重地向他說,“凍死迎風站,餓死不做賊”。這件事和這句話在他幼小的心里扎了根,發了芽,影響終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外有座小廟,住著一個老道士,孤獨而寡言的唐池遠常去廟里玩,稍稍找到了一點樂趣。道士講述的《黃庭經》,他聽得似懂非懂,倒是神仙的快樂讓他著迷,暫時忘記了人世間的苦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六歲那年秋天,連降暴雨,洪水肆虐,平地積水一人多深,唐池遠一家人擠在一張大床上保住了命。莊稼絕收,生活無望,父親挑擔把兩個妹妹賣了,換回四袋高粱。兩個人只值四袋高粱,人命低賤至此!父親無意間說到,清軍正在集市上招兵。唐池遠似乎看到了一線希望。百姓之命如糞土,災年的百姓連糞土也不如,能活下去就是最大的奢望。他偷偷報了名,當兵以后才托人給家里捎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血沸騰的唐池遠有理想有志向,幻想著報效國家,光宗耀祖。當兵后,為垂簾聽政的慈禧太后修建頤和園,燒磚做瓦,滿身泥水,不言苦;參加甲午戰爭,反抗日本侵略,不懼生死;遠赴朝鮮抗日,作戰英勇,屢受嘉獎。十年軍旅生涯,飽受磨難,也讓他的思想發生了變化。走遍大江南北,長城內外,大清帝國滿目瘡痍,風雨飄搖,眼看要被西方列強瓜分殆盡。有志之士率先覺醒,康有為、孫中山、鄒容等改良派、革命派紛紛登上歷史舞臺,痛心疾首,奔走呼號,尋求救國良策。有志之士拋頭顱灑熱血,尚沒有找到救國救民的良策,作為一介草民,小小兵勇,唐池遠更不可能尋找到救世濟民的苦口良藥,看不到國家的未來出路,找不到自己的人生位置,他彷徨了,猶豫了,沉默了,苦悶到極點,整天不說一句話,時常一個人仰望天空發呆,對著月光出神。沒有人能理解一個普通士兵的苦衷。他想到了出家,卻下不了狠心。不久,一件事的發生堅定了他的決心,母親因為參加革命黨人的活動而被辮子大帥張勛的部將殺害,消息傳來,如雷轟頂,悲痛欲絕,他在床上昏迷了幾天,百思不解,善良而慈愛的母親竟會遭遇不測……他決定出家。出家是最好的選擇。不管世人把佛道視之為逃避現實也好,麻痹精神也罷,唐池遠畢竟覺醒了,獨立思考了未來的人生,不愿繼續為腐敗無能的晚清政府賣命了,比起普通百姓和士兵,他的境界算得上很高了。除了出家,沒有更恰當的抉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八九五年,唐池遠逃離清軍,回到家鄉。父親為了拴住他的心,匆忙為他成親,但他出家意志堅定,拜過天地,還沒有入洞房,就悄然離去。幾經輾轉,他到達道教圣地武當山,拜在三天門八仙庵內秋祖龍門派弟子郭子賓門下為徒,師父賜名崇亮,自稱霞光道人,俗名亦改作唐道成。遠離塵世,遠離煩惱,與天地日月為伴,與山林鳥獸為伍,又是十年,唐道成出師了,拜別師父走下武當山最高峰金頂,云游天下,開闊眼界。他一路化緣,長途跋涉,風餐露宿,去了道教名山青城山、龍虎山,在峨眉山停下來,跟一位道長學會了配制膏藥和眼藥。藝不壓身,從此醫術替代了行乞式的化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〇八年,他來到泌陽縣白云山。白云山位于泌陽東北,海拔九百八十三米,為駐馬店市最高峰,西面與南面為漢水流域,東面與北面屬淮河流域,有“一山分二水”之說,風景絕佳,古人對白云山這樣描繪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青山碧水雙鷗靜,彌霧籠罩白云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木郁郁蔥蔥,奇花異草遍地,峽谷幽深,溪水潺潺,終日為白云籠罩,故稱“白云山”。每逢大旱,善男信女燒香祈雨,頗為靈驗,在當地百姓心目中是座“靈山”。唐道成被白云山的美景吸引住了,決心在這里落腳,潛心修行。山頂有座破廟,荒廢已久,稍加修葺,成了容身之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高林密,罕見人跡,野獸出沒,孤孤零零,惡劣的環境在很多人看來猶如放逐于蠻荒,然而,對于潛心修行的唐道成來說,無疑于別有洞天。但是,他遇到了實實在在而又迫在眉睫的問題:用什么填飽肚子?沒飯吃修不成羽化登天的神仙。神仙也要想辦法填飽肚皮呢,玉皇大帝不是常常大擺筵席邀請眾仙嗎?每天一大早下山,他走村串戶賣膏藥、眼藥,換取少之又少的糧食,得以茍全性命。沒有隔夜糧,天陰下雨下不了山,只好以野果野菜充饑。冬天,雪花飛舞,山林潔白,銀裝素裹,分外妖嬈,對于文人騷客來說,定會詩興勃勃,文思泉涌,然而,對于唐道成來說,是最艱難的考驗,野果野菜沒有了,忍饑挨餓,眼冒金花,艱苦的生存條件嚇不退意志堅強的人,反而是修行的必要錘煉。冬天來臨,春天不會遠了。大雪消逝后,他在亂石窩里、崎嶇山坡上開出片片田地,種植農作物、蔬菜、瓜果,用雙手換來了神仙般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此刻,中華大地上革命浪潮風起云涌,戰亂頻頻,曾經壯志滿懷的唐老道從塵世間消失了,逃進了世外桃源,過上了清靜安逸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云山雨量充沛,氣候溫和,植被茂盛,周圍居住著世世代代以采藥為生的人家,當地人常說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南坡到北坡,除了白草都是藥,白草也能熬了喝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采藥人積累了豐富的采藥治藥經驗和驗方,已過不惑之年的唐道成決定俯下身子放下架子向他們學習,他逢人便詢問,見人就請教,把遠道而來的采藥人請進廟里,管吃管住,不管年齡大小,虛心學習,虔誠相待。他的懇摯打動了采藥人,善良的山民毫不保留地傳授藥方,久之,彼此成了肝膽相照的朋友,山民進山時把他這里當作落腳點,若遇天氣變化,就在小廟里住幾天,雨過天晴,迎著朝陽下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泰山不拒細壤,故能成其高;江海不擇細流,故能就其深,博采眾長的唐道成很快成為小有名氣的先生,常有山民慕名而來,請他治病。成就面前他并不滿足,更加虛心,聽說山下張爬村有個王姓山民,祖祖輩輩以采藥為生,積累了不少治病良方,他登門求教,不料吃了閉門羹。百姓對他敬重有加,王姓山民卻冷面相對,他沒有感到難堪,反而堅定了信心。三顧家門,無果,仍不灰心,每天一大早等在村外,見王姓山民出外采藥,跟隨在后面,充當隨從,小心服侍。精誠所致,金石為開,誠心感動了王姓山民,把藥物知識和治病良方毫不保留地講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人長期為家計操勞,不注重保養,山里女人更是勞作繁重,身體不好,唐道成開始研制主治女人氣血雙虧的藥,為婦女解除痛苦。藥膏研制出來,他自己試用,不料服下去后,心里發熱,嘴皮生泡,趕緊服用清熱解毒藥才好轉。幾經失敗,終于研制成功,試用后全身輕松,精神煥發,他為這種藥膏起名叫“百草膏”。山下翁姓的女人生下孩子后,在月子里落下毛病,面黃肌瘦,四肢無力,十六年沒有再生育,四處求醫,花光了積蓄,不見好轉。唐道成得知后,主動登門送上“百草膏”,服用后病情減輕,連服幾次,徹底康復,一年后生下大胖小子。從此,唐道成聲名遠播,求醫者接踵而至,人稱“唐神仙”,他的排位被當成神仙供在家里,頂禮膜拜。唐道成沒有羽化到虛無縹緲的仙界,卻在現實中成了另一種神仙!鞍俨莞唷钡某晒Υ蟠蠊奈枇颂频莱,接著又研制成功“虎骨追風酒”,專治四肢麻木、半身不遂,療效奇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道成懷有慈愛之心,樂善好施,為百姓治病不計藥價,有錢給錢,有糧給糧,不拘多少,沒錢沒糧從不索要,甚至還要管吃管喝,臨走送盤纏。不為良相便為良醫,唐道成不具備良相的能耐和才干,卻成了真正的良醫,在戰火遍地災難沉重的舊中國,用一己之長解百姓于病患,救百姓于痛苦,無愧于神仙稱號,無愧于被供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小延安之稱的竹溝是中共中央中原局、河南省委、新四軍第四支隊第八團隊留守處所在地,也是全國十四塊紅色革命根據地之一,日寇侵略中國,山河破碎,天地墮淚,共產黨領導的新四軍、游擊隊在竹溝建立了抗日根據地,強有力地牽制了日寇南侵的步伐。白云山離竹溝不遠,滿懷愛國之心的的唐道成聽說竹溝缺醫少藥,戰士負傷、生病后,因得不到及時治療而犧牲,他再也坐不住了,不顧個人安危,背起藥包,沖破敵人的重重封鎖,為新四軍、游擊隊送醫送藥,治好了很多人的傷病,得以重返戰場,英勇殺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時,唐老道已過古稀,不顧山路崎嶇,不懼條件艱苦,奔走于竹溝、孤山沖、石滾河等抗日根據地,為新四軍、游擊隊治療傷病。作為古稀老人,出家已久的道士,對塵世間的紛爭完全可以不聞不問,隱居于白云深處、青山綠水間,在青燈孤影下、真武大帝前傾心誦經,享受神仙般的優雅,過著與世隔絕的恬淡,但是,大敵當前,國家危難之時,他毅然決然地站出來,不顧年事已高,不顧艱難險阻,懷著一腔熱血赤誠之心,為救國救民而奔走,為民族大義而忙碌,可歌可泣,光照天地,青史留名。他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全部的熱忱為抗日做著力所能及的事,得到了竹溝根據地主要創始人王老漢的高度贊揚,建國后,已是河南省副省長的王國華多次指示有關部門,對唐道成要多加關照。唐道成的行動也感染了另一位高層領導:胡服。胡服親自接見他,對他的愛國熱情敬重有加。當然,他并不知道胡服是誰,直到“文革”時期,紅衛兵推倒神像,毀壞廟宇,勒令他下山還俗,他才知道胡服就是已經被打成“叛徒”、“特務”的國家主席劉少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白云山后,唐道成從不炫耀功績,依然默默地為百姓治病,驅趕病魔。他說話幽默風趣,喜歡說笑,有人也以風趣的口氣戲稱他為唐老道,他不計較,欣然應允。從此,大家都稱他為唐老道,無論大人小孩叫,他都答應,久而久之,唐老道的名字傳遍泌陽東部山區,真實姓名和道號反而不為人所知了。這樣的稱號對于古稀老人雖不夠尊敬,倒是密切了他與百姓的關系,更具親和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五八年,已是耄耋之年的唐道成接受泌陽縣醫藥公司聘請,到縣中草藥培植場擔當技術顧問。藥場建立之初,條件艱苦,資金緊張,他毫不猶豫地拿出多年的積蓄1200元,為農場購買耕牛四頭,建起藥場圍墻。1200元,在今天看來算不得什么,連達官貴人的一頓飯也不夠。請注意,在建國初的年代,普通工人一月的工資才三十多元,可以養活一家六七口人,如果用當今的工資標準比照,1200元足以買一輛豪華轎車,唐老道也算得上是富翁了。唐老道在幾十年的行醫生涯中,采藥種藥,熬制藥膏,妙手回春的高超醫術不脛而走,慕名買藥求醫者絡繹不絕,他完全可以像今天的大老板一樣,嚴守秘方,壟斷技術,找來一群人充當苦力,給他們幾個廉價的工錢,種藥,采藥,熬藥,再雇用幾個員工最好是妙齡女郎,在豪華氣派的藥鋪站柜臺,日進斗金,財源滾滾,而他不用操心,過著悠哉游哉的幸福生活,要錢有錢,要名聲有名聲,說不定還能弄上個什么委員當呢,風光無限,氣派榮耀。但是,唐老道的腦子太不開竅了,存著錢不舍得花,不會花,依舊一幅窮酸相,穿補丁摞補丁的道袍,吃簡陋苦澀的粗茶淡飯,遇到困難的病人,不但不收錢,還慷慨周濟,唉,真不會斂財,如果稍稍有點經濟頭腦,弄個萬元戶——今天的千萬億萬富翁當當,恐怕不費吹灰之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老道的愚拙遠遠不止于此。藥場建在袁莊,與泌陽縣城隔河相望,冬天涉水過河不便,他自費買來木料搭建小橋;捐助袁莊200元打井;長期為藥場周圍百姓買鹽……最要命的是竟然把精心研制可以視為絕密的核心技術“百草膏”的配制方法無償捐獻出來,還傻乎乎地說,“我就這點本事,本來就是學習大家的,應該還給大家”,癡呆至極,迂笨透頂。這樣一來,醫藥公司掙大錢,他卻沒有得到分文,得不償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老道貢獻了藥方和積蓄,沒有得到任何好處!拔母铩逼陂g被打成“當然的”、“標準的”“牛鬼蛇神”,又將他當過清兵的陳年舊賬翻出來,一相情愿地封為袁世凱手下的“大旅長”,宣布為“歷史反革命分子”,混進革命陣營里的“特務”,就是反動軍閥唐生智,妄想蒙混過關。他被關進牛棚,戴上高帽子游街示眾,用彎腰、低頭、架飛機的野蠻刑罰摧殘百歲老人,讓人民群眾都看看唐老道的惡劣行徑,真實面目。經歷過風云變幻、驚濤駭浪的唐老道,將世間的紛紛爭爭看得淡如清水,平如漣漪,坦然面對,超塵拔俗,頗有仙風道骨的超然氣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,百姓再也看不下去了,不約而同地拿起扁擔、鋤頭、鐮刀蜂擁而來,將“革命者”圍在當心,要把他們打成肉醬。千鈞一發之際,受了無數摧殘的唐老道以寬闊的胸懷挺身站了出來,不讓好心的百姓為他做傻事,“革命者”趁機逃之夭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回想,我在藥場見到白胡子老漢的時候,他還背著多項罪名,表情上卻沒有絲毫的悲觀和怨氣。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云,說起來容易,有幾人能做到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文革”結束后,有人提起他受到的迫害,他說:“劉少奇、賀龍那些老革命都受了那樣大的罪,我這算不得什么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八〇年夏天,中共河南省委常務書記劉杰到泌陽檢查工作,聽說唐道成的傳奇人生和曲折遭遇,特地會見他。一九八一年,唐道成應邀到省會鄭州參加河南佛教、道教座談會,受到有領導親切接見。竹溝根據地另一位主要創始人、省政協副主席周駿鳴特地到他的住所看望,敘談抗日往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百一十二歲的道士滿面紅光,精神抖擻,引起了巨大轟動,《河南畫報》、《河南日報》、《人民中國》、河南電視臺等國內幾十家媒體爭相報道,問候、祝愿、求醫、購藥的信件雪片般從四面八方買來,也有香港、澳門同胞親自來泌陽拜訪求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,一百一十四歲的唐池遠——唐道成——崇亮——霞光道人——唐神仙——唐老道羽化登仙,在世間救死扶傷數十載,治愈病人不計其數,做善事不可勝數,他走完了人生漫長而艱難的旅程,到仙界報道去了。人間需要他,仙界也需要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遺囑,醫藥公司為他建造磚塔一座,勒文記其生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數年后,經歷過磕磕絆絆的我,徹底讀懂了唐老道的人生,禁不住扼腕長嘆,唏噓不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細雨綿綿,秋意闌珊,微風從碧波蕩漾的泌陽河上吹過來,涼意絲絲,鳥兒返回了溫暖的巢穴,青草綠葉收斂了鋒芒,迎接嚴冬的挑戰。沒有過客,只有孤零零的我,佇立在磚塔前,沉思,冥想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陳傳龍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技术支持: 金盾網絡科技 | 管理登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eo seo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 日韩 国产 成人 在线观看&AA无码久久久久久不卡网站&国产AV一区二区三区香蕉&欧美另类亚洲综合久青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xfhdt"><span id="xfhdt"><th id="xfhdt"></th></span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xfhdt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xfhdt"><form id="xfhdt"><nobr id="xfhdt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fhdt"><form id="xfhdt"><nobr id="xfhdt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fhdt"><nobr id="xfhdt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fhdt"><nobr id="xfhdt"><meter id="xfhdt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